第21章 安眠药加酒_我有一本捏魂图鉴
笔趣阁 > 我有一本捏魂图鉴 > 第21章 安眠药加酒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21章 安眠药加酒

  夏仲是真的气了,他还以为这兰御医能拿出什么灵丹妙药来,结果右眼八宝童一扫,竟然是强效安眠药!先不管这货怎么炼制出这药丸的,最关键是对方还要搭配酒液服用。

  安眠药配酒?

  这是嫌病人死的慢不成?

  这个世界有蒙汗药,蒙汗药加酒,一头牛都能蒙倒。

  但是这药丸又和蒙汗药不同,蒙汗药吃了见效勐,全身麻痹,五感尽失,可药劲儿过了睡醒了就没事了,这药丸却是强效安眠药,对大脑损伤很大,睡着了可能就再醒不过来了,就算醒来了怕是也成傻子了。

  兰御医本来刚被七心道长压下去的怒气又腾地涌了起来,指着夏仲喝道:“你胡说八道什么?”

  他恼怒无比,真是反了天了!他堂堂大内七品御医,就是在京城也是出来进去有里有面的,他炼制的药,那是绝对有效,而更怒的是,夏仲竟然说他要害死黑墨吟?

  那可是黑白世家传人,皇后娘娘身边的红人,这罪名要传出去,他的脑袋还能保住?

  夏仲看着兰御医,眼神冰冷,道:“你这个杀人庸医,你这药炼成之后可给人服用过?”

  兰御医气的浑身都抖了,他能担任大内七品御医,竟然被人说成是庸医?这两个字从他出道以来就没人敢在他面前说过!

  怒急之下他气道:“哪里来的混账东西,你也配问本官妙药?污蔑本官,你可知该当何罪?!”

  “道长,无需理会他,先给墨吟姑娘用药吧,只要用了,疗效自明。”

  “等等。”七心道长面色凝重,一改先前的随和,而是带了股强者威仪。

  只见他起身,看了一眼桌上的“正心丸”,又看了一眼兰御医,转而看向夏仲,问道:“夏兄弟认为这药有问题?”

  兰御医一听头皮都炸了,怎么七心道长耳根子这么软的吗?竟然听这个毛都没长齐的后生胡说。

  七心道长不管别的,黑墨吟的命最要紧,就算你是大内御医,就算夏仲不是圣榜第三,有质疑也得问清,他不是没听过宫中御医给某位皇子用错了药,差点狗带的例子。

  颐郡守等人也都看着石桌上的药丸,夏仲的见识医术他们都是见识过的,而且夏仲是他们请来的,当然信夏仲的。

  这药真的有问题?

  夏仲看了看七心道长,道:“此药不可用,用则有生命危险。”

  七心道长面色一紧。

  兰御医一听,实在忍不住了,道:“放屁,本官这药乃亲手炼制,你可曾见过?就在这里大放厥词妖言惑众。”

  他这药是他亲手按照古法炼制,疗效甚佳,绝不会有问题的。

  夏仲冷冷道:“你这药用了之后病人是不是立刻安睡过去,不吵不闹,仿佛痊愈一般?”

  兰御医的心中立时有些惊讶,那古籍之上说的的确如此,他也在大内找一些得了失心疯的病症试过,只要服下,立刻见效。

  当然,他没加酒试过,因为古籍上说搭配酒液服用效果更加,可是那些病人根本用不着搭配酒用就见效了,而且醒来之后虽然有些呆板,但绝对是没有了失心疯的症状。

  这次是为黑墨吟治病,黑墨吟的身份和病症程度,当然值得他加酒了,一剂见效才能显示出他的医术高明嘛。

  至于痊愈之后呆板?

  那又有什么,总比现在胡言乱语,自残身体强吧。

  众人听了夏仲所问,立刻看向兰御医,兰御医脸上的神色个个都看到,已经说明一切,夏仲说的怕是没错。

  兰御医感受到众人的目光,心知此刻自己气势不能弱了,压下心中惊讶,怒道:“你倒是有些见识,失心安神,这药便正好对症,更能说明本官此药灵效。”

  大家也点头,是这个理。

  夏仲被这个杀人不见血的庸医气笑了,前世很多医疗事故,就是这种乱拿病人冒险的庸医整出来的吧,他道:“这药服用了之后,病人安睡几天,醒来是不是心神涣散,神情呆滞?”

  兰御医脸皮又是一抽,道:“大病初愈,心神正常,当然要缓几天。”

  “缓几天?”夏仲对这个兰御医睁着眼说瞎话的本事是服了。

  没听说痴呆精神失常缓几天就能缓过来的。

  “我再问你,此药配酒服用,你验证过疗效?”

  兰御医突然发现自己被夏仲牵扯鼻子走了,不过当着七心道长的面,他只能硬气道:“那是自然,配酒服用,疗效更佳!”

  “好,那拿酒来,兰御医你先试药,只要你试过之后安然无恙醒来,就给墨吟姑娘服用。”夏仲道。

  兰御医虽在大内,但他其实是没机会给贵人们诊治的,大部分时间都是跟在四品三品二品的御医们屁股后面提药箱,这次好不容易逮到给黑墨吟治病的机会,恨不得把自己所有的本事都用上。

  给黑墨吟治病,在场的其他人关心的是黑墨吟的病症,他关心的是自己的锦绣前程在此一搏!

  没想到冒出个夏仲挡他的路来。

  这药他服用?

  凭什么,他又没疯,而且那些疯了的虽然吃了药的确不疯了,可和呆呆的傻子也没啥区别了,他怎么能吃?更别说加酒服用了,所以一时间他竟然有些进退两难,十分尴尬的站在那里。

  硬着头皮道了句:“此药专治失心疯,本官又没失心疯,服之岂能见效。”

  白晶晶:“呵,这嘴,扔进焚尸炉身体烧化了嘴都是硬的。”

  夏仲也耻笑一声,他还道这大内御医胆子大,和前世某个直接喝核废水污染水质的国家高官差远了。

  七心道长,颐郡守,颐庆,杨夏,月七道姑有一个算一个,看着兰御医那竟然不敢开口试药的模样,也隐隐明白了,这药配合酒服用,这位兰御医还没用过!

  这是拿黑墨吟试药呢。

  七心道长眼底的阴霾深沉如渊,差一点,差一点啊,他师妹就坏在他手里了,他真有心当场拍死兰御医,可对方是大内御医,而且还是皇后娘娘派来的人,他也没法发火。

  兰御医感受着周围的目光,只觉得脸皮火辣辣的,眼神像喷火似得看向夏仲,道:“本官此药,绝对对症,若觉配酒服用,那就温水吞服便是,此刻墨吟姑娘病情如火,你横加阻拦本官用药,难不成你能挽救墨吟姑娘?”

  他的药绝对是有效的,这点他把握十足!

  夏仲没再搭理他,看向七心道长拱手道:“前辈,墨吟姑娘的病晚辈如今的确根治不了。”

  兰御医一听就摇头,治不了你说个屁?

  “不过晚辈可以帮墨吟姑娘度过这一次失心之症。”

  七心道长听了,默默不发一语,

  他已经被这兰御医的药吓了一跳,现在也不敢再随便信这些大夫了,他想着是不是立刻带着黑墨吟回京,即便皇命不成,也是性命要紧啊,不管怎么样得带回到黑白世家,以黑白世家在京城的底蕴,总是能请来更多国手的。

  夏仲看七心道长的神情,就知道对方担心什么了,他把兰御医拦住,自己上,这和拿黑墨吟比拼有什么差别。

  他心中轻叹一声,对此他也没办法,那药他必须是拦的,至于七心道长信不信任他,那就是人家的事了。

  要说对方一听,这御医不能治,我能治……就让他给黑墨吟治病,这才是不负责。

  七心道长心中忧虑,可他毕竟经历诸多,混迹俗世游戏红尘,什么样的人没见过,这会儿被兰御医的这一出吓的不轻,可心思转动间就对兰御医和夏仲两人有了定位。

  兰御医的心思,不外乎借着黑墨吟好好表现一番,搏一回,治好了就是大功劳一件,治不好……你本来就快死了,他大内御医的身份摆在那里,黑墨吟毕竟不是皇室贵族,还能对他罚到哪里?

  这种机会都不搏就不用在官场上混了。

  而夏仲呢,其声名已经是一时无二,圣上钦封圣榜第三,可自从见了面,不管是听症还是待人接物,都没有丝毫张扬,这次拦下兰御医,也实在是因为对方的药有危险,对他有什么好处吗?

  没有!

  就算是治好了黑墨吟,搭上黑白世家玄鼎上宗,对夏仲好处很大吗?

  也不至于大到超过皇恩吧。

  想及此,七心道长想明白了,夏仲绝不是要和这兰御医逞强斗胜才说这话的,此刻黑墨吟病情最重要,可以一试!

  “夏兄弟有把握?可有风险?”七心道长抬头看向夏仲,问道。

  夏仲听七心道长一问就知道对方还是想让自己试试的,颔首道:“只能度过这一次,无法根治,但绝无风险。”

  “好,那就拜托夏兄弟了,可也用药?”七心道长问道。

  “不用药,需用功。”夏仲道。

  “用功?”

  七心道长听到这个方法有些疑惑,夏仲圣榜第三功力的确不俗,但是绝对比不上他的,难道是类似神医府那位府主开创的“洗尘”之法?

  不过黑墨吟不是中毒啊。

  他看了一眼夏仲,没细问,转身朝着楼阁走去:“你来吧。”

  用功自然得接触黑墨吟,他守在旁边,就算是中间出什么岔子,以他的武学也随时可打断。

  夏仲紧随其后,兰御医没想到七心道长真让夏仲去施展,用功?治病用功他见识过,他也常常施展,但是能对失心之症有用?莫非是施展什么歪门邪道的迷神法门之类?

  如果是那样,他可得说道说道了,迷神惑心,那不是治病,那是害人!

  他跟上,杨夏,颐郡守,颐庆等人也都跟上,这次避讳不得了。

  重新来到黑墨吟房间。

  夏仲和七心道长走到黑墨吟面前,七心道长看着黑墨吟面具后那两只转动的眼睛,轻叹一声,朝夏仲问道:“可需解穴?”

  夏仲摇头:“不必。”

  梦蝶空间可不能强行把一个清醒的人拉到梦境中,不然那他早就无敌天下了,只有不反抗才行。

  夏仲走到黑墨吟面前,众人都要看夏仲如何用功,却见夏仲手掌一抬,一道绚烂光芒闪过,直接落在黑墨吟后颈上。

  后者两只眼睛同时一瞪,然后就昏了过去,要不是血脉尽封,直接就倒下了。

  大家看到夏仲这手法,没惊讶夏仲的武功,是惊讶夏仲的治法,直接击昏了?

  七心道长长眉一挑,夏仲刚刚那一手看似简单,实则精妙,武学造诣怕是不在他之下了,这位圣榜第三的确名至实归,那距离,如果夏仲要对黑墨吟不利,他都救不下,看来自己是有些托大了啊。

  幸好夏仲只是击晕黑墨吟。

  “这也算治病?”兰御医嗤笑一声。

  “安静。”夏仲道了句。

  兰御医脸色又勐地涨红,可看看众人,只能憋着说不出话来。

  夏仲手掌绚烂光芒闪动,缓缓抬起,落在了黑墨吟头顶,来了个摸头杀。

  这一幕看的兰御医眼皮又挑了挑,那是什么先天真气?不说这个,他给黑墨吟诊脉可都是金丝诊脉的,夏仲竟然摸人家脑袋。

  七心道长就顾不得那么多了,只是凝神屏息看着夏仲的举动,感应着其掌心的先天真气,只要不对,他立刻就出手打断。

  夏仲维持这姿势,只是做个样子而已,实际上已经分出一缕心神催动「庄周图鉴」了,这还是他第一次对别人使用梦蝶空间。

  他对梦蝶空间拥有绝对控制权,而且对别人使用梦蝶空间,就是开辟出一个附属空间,他要控制也不需要自己睡着,一缕心神就能干涉。

  闭上眼睛。

  嗡。

  夏仲的脑海里便出现了一个光团,那光团仿佛虚幻,一念动,他的心神就没入了那光团中,颇有窥视别人梦境的感觉,当然,这空间是他得。

  应该是别人做梦用了他的场地。

  夏仲心神没入那光团中,便看到了这光团中的景象,他有制定梦蝶空间的权力,这权力不用,就会由使用者而定。

  这个空间进来夏仲也微微吃了一惊,赫然是一座黑白大殿,也幸亏他现在魂魄强大,梦蝶空间够大,黑白大殿里一边是书画棋盘,占卜用具等等,一边是各种刀枪剑戟,还有大量血迹。

  中间有两道身影正在较量着,皆是青丝如墨的黑墨吟,这是夏仲第一次见黑墨吟摘下面具,他上次见过,倒是没那兴趣到梦蝶空间中摘了对方面具看看,这次见到了。

  黑墨吟得样貌只能算姣好,并不是像京灵郡主,颐音,安小六那种一见就惊艳的精致,可是很耐看,给夏仲的第一眼感觉就像前世看到的乖乖女,学霸。

  当然,白色那边的黑墨吟是乖乖女,黑色那边的就是叛逆女,明明样子一样,可气质却天差地别。

  但看到这一幕夏仲最想说的是…

  淦。

  哪怕是做梦,也拜托两位穿件衣服好不?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bqg63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g63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